情色小说在烟台,我被一个富婆包养的那些日子(二)

在烟台,我被一个富婆包养的那些日子(二)

  闹腾累了,大家又坐下来开始玩别的,我没想到她们的生活这么多节目,但是让我大跌眼镜的是,接下来玩的项目却是斗地主!她们四个女的斗,我们在一边各自帮忙。“旺仔”那天的运气特别好,要么就是炸弹,要么就是双王,还总叫地主。看得出来,她们就是图个开心,桌子上的筹码就是个娱的附加物罢了,没多少钱。玩了好几把,其他三个女的总输,其中,那个老女人说:“小贺,咱俩换换位置,今天你坐的位置好。” “旺仔”笑着说她:“自己牌打得臭还怪东怪西的!” 换了位置之后,她们几个还是总输,黄毛女又说了:“小贺,把你男人借我用一下,让他站我旁边看着。” 我听着那话特别刺耳,一百个不愿意,但是“旺仔”让我过去安慰安慰她,我不情愿的过去了。可奇怪的是,黄毛女连着几把手气都不错,好像运气真是我带给她似的。她高兴的亲了我脸一下,“我就说吧,肯定是这小子的原因!” 看到她的血盆大口,给我恶心的要吐! 其他两个女的也连忙说:“来来来!给我试试!我就不信这个邪!” 好在“旺仔”及时给我解围,“你们可得了吧哈!人家第一次来,别给人家吓着!” 这时小苏偷偷的笑着给我竖大拇指,莫名其妙的,但是另外两个男孩却恶狠狠的看着我,用现在的话来说,典型的羡慕嫉妒恨表情。
中间我接到老大的电话,问我怎么没去上班,我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光顾着玩了,把上班这茬事给忘了,连忙告诉“旺仔”晚上我还得上班去,她有点生气的说:“不都说好了吗,今天不去了!”非逼着我给经理打电话请假。我想了想,今天已经这样了,干脆不去了,就和经理打电话请了假。

终于,她们都闹腾够了,我看了看表,也确实挺晚了,上班的话我也好下班了。大家从包间出来,小苏问我要手机号,我毫不犹豫的告诉了他。然后大家相互道别,这时我才发现,其他几个女的也开着车来的,而且有两个马自达,都价格不菲。临走时,小苏跟我摆手:“有时间找你玩儿去!”我笑着答应了。那个亲我的可恶的黄毛女人居然**的对我说:“小男生,晚上好好伺候你贺姐哈!下次见!”

“旺仔”假装踢了一下她的车,让她们赶紧滚。

每当现在我坐车经过这个地方的时候,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似乎还历历在目,所有人的笑容还都那么真切。

他们都走后,我上了“旺仔”的车。说实话,刚开始我不是太高兴,但后来我还是挺开心的,和他们在一起玩很轻松,可以放开了玩。我还沉浸在刚才的气氛中,“旺仔”却似乎早已冷静了下来。她静静的看着我,看的心里直发毛,我笑着说:“干嘛呢?” 她说:“没想到你这么内秀,她们几个对你都挺感兴趣的呢!而且唱歌唱的还挺好的,你没觉得咱俩挺有默契吗?” 我笑着说:“哈哈!还默契呢,这归去来都唱上了还默契,送我回宿舍吧,学校已经回不去了!” 她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然后开车往莱山走。我一看就问她:“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儿?”她笑着说:“带你回家!”当时我记得很清楚,她说的是带我回家。因为我的家不在烟台,所以这个字我特别敏感,也许这就是她的高明所在吧,每次都能清楚的把握到我的命门。我意识到可能她要带我去她那儿,不知道当时为什么我没有拒绝,而是默许了她的做法。

一天中两次进入那个小区,前后的心情是完全不一样的,我不知道的是以后的日子里,这个地方我无数次的来过,甚至还带别人来过。

下车后,有点心虚的我不断的看四周有没有人,其实我知道这个地方根本不可能有我认识的人,但是潜意识里我像一个贼一样。她停好车带我上楼了。进门后,她就直接把鞋脱了,光着脚丫子,吆喝累了。我不知道接下去要发生什么,但是心跳的很快,至今想起来,我还不由自主的紧张,因为我当时实在不知道这次来是为了什么。她还是问我愣在那干嘛,我没回答他,只是把鞋脱了,然后去沙发上看电视。她说一会儿她先洗澡,免得我再用凉水。我应了一声。其实她家的房子很大,还有两个卧室,我当时这么宽慰自己的。

“旺仔”去卧室换好睡袍之后就直接去浴室洗澡了。我看着窗外,对面就是安静的校园,此时除了路灯还发着昏暗的光之外,已经万籁俱寂。以前这个时候我都在宿舍睡着了,而今天我却在这个陌生却又临近的地方。不一会儿,她一边擦着头一边走了出来,但是她没有穿睡袍,只是裹了条大毛巾出来,后来我知道那叫浴巾。玲珑有致的身材,在浴巾的包裹下显露无疑。她的皮肤很白,只不过当时脸通红,不知道是热的还是其他原因。然后她让我洗澡去,这次她告诉我怎么用热水器,还告诉我哪些是洗头的,哪些洗脸的,等等,特别啰嗦。不怕大家笑话,其实我上大一那会,洗脸只用香皂,便宜嘛。然后我关好门,舒舒服服的洗了个热水澡,那是我第一次那么舒服的洗澡,洗完之后还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可是当我擦完身上时,却发现自己没有内裤可换,都在学校的宿舍。那种感觉,特别怪异,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只好想重新把衣服穿上。当我拿衣服的时候,看见了不该看的一幕,洗衣机旁边的一个篮子里放着她的内衣。这是我第二次看到陌生女人的内衣,是条浅粉色的,说实话,很性感。要说的是我不是变态,没有什么特殊爱好,只是当时那种环境下,对于我这个对性还充满陌生和好奇的年龄,不经意的看了一眼之后必然会有点反应,也不知道是她的生活习惯还是她故意的。

我穿戴整齐出去后,她看见我的打扮,竟然又哈哈大笑起来,我尴尬的不知说什么好。她说:“你穿戴这么整齐要出门吗?” “不是,我没有要换的衣服。”其实我说的是内裤。她说:“里面不是有干净的浴巾吗,裹上就行了,你怎么这么好玩!哈哈!” 我心想,我哪儿能光着身子就裹个毛巾在你们家呢。后来她看我那囧样,于是把她老公的睡袍给我拿了一件来,让我穿上,我想了想,还是返回了浴室,围了一条浴巾出来了,我不喜欢穿别的男人的衣服,更不用说贴身的衣服。


我光着膀子,裹着浴巾坐在了沙发上。她一边往脸上胳膊上抹东西,一边看电视。这样一个女人坐在我身边,没有反应除非是生理有毛病。尽管里面还穿着内裤,但是有些地方还是不听话了起来。我只好红着脸弯着身子看电视。她看我动作怪异,笑着说:“你这样不累吗?肚子不舒服吗还是怎么回事?” 我想赶紧转移下话题,好分配个房间睡觉去,就照当时那形势,过不了多久,浴巾好被顶掉了。于是说:“你往身上抹什么呢?大晚上的,不过味道挺好闻,好像你车里也是这味道。” “嗯,好闻吧?”然后她故意往我这边凑了凑,想让我闻清楚点,这时我看见了若隐若现的某个地方。赶紧碰了她一下:“你怎么和一小孩似的!” 她笑着说:“哈哈哈哈!脸红了!别人想闻还不给闻呢!” 我虽然笨点,但并不傻,于是想挤兑她一下:“那可说不准,今晚我都听见你那些姐们说,换什么口味之类的。” “呵呵,你耳朵挺好使的嘛,别听她们胡扯,以后不可能了!” 后来我知道她说这些的时候,并没有经过大脑思考,但却是发自内心的。

我看时间实在不早了,只好问她:“今晚我睡哪个屋,明天一早我得去对面那个楼上课呢!” “着急什么!我还不困呢,陪我坐会儿!” 我不情愿的坐下。这时她问了一句话:“都这么晚了,刚才有个叫小璐的女生给你发短信,说对不起什么的,还问你为什么不去上自习了。” 我一听有点急,赶忙质问她:“你怎么窥探别人隐私呢!” 赶紧把手机拿过来,还真是小璐发的,说不该冲我发火,问我什么时候去上自习。时间已经很晚了,我也没给小璐回,但对于她看我短信这事,我有点耿耿于怀。她笑着说:“你急什么急啊!不就看了看你短信吗,怎么了,你女朋友吗?” “不是!”我没好气的回答她。事情的经过就像演电影那样无聊,恰恰我在洗澡的时候小璐给我发了短信,恰恰被“旺仔”看见。

谁知她还有别的办法治我:“不过有个事咱得说一下啊,你管我叫什么?”她似笑非笑的看着我问。我心里咯噔一下,坏了,这个她都看见了,因为之前我对她没有多少好感,电话号码的名字给输了个“旺仔”,没想到让她看见了。我有点尴尬的说:“没......没什么......” 她突然暴走,开始挠我,一边挠一边笑着说:“让你叫我旺仔!我和旺财都一个辈分了!我有蟑螂那么可恶吗?” 我没想到她会像个小女孩那样,这样的举动不应该是她那个年龄段能做出来的,我有点恍惚......
其实当初在手机上打“旺仔”两个字的时候,我就在忍不住偷笑,没想到她看见之后不但没有生气,好像还很受用。我也被她的举动逗乐了,抓住她的手让她停下来,然后把手机给她让她自己输入名字。她一边拿着手机晃悠,一边故意意味深长的说:“你该管我叫什么呢?宝贝吧,太渗得慌,我都老大不小了,女人吧,太不尊重,要不亲爱的吧?” 我一听赶忙反对:“你正经点行不行?输入个正常点的!” “要不我把自己的名字输上?” 最后还是我把手机拿过来,亲自把“旺仔”改成了“贺姐”。当时我一直认为,宝贝、亲爱的这样的称呼太恶心,再说我也没和她发生什么,至于直接输入名字,一般我的手机中陌生人或者一般关系的才直接输入名字,我和她现在好像又不是。只能叫“贺姐”了。她刚开始不同意,说大街上任何一个女人我都可以叫大姐,凸显不出她的重要性来,我心想你本来也不是多重要的人物。

手机这事折腾完之后,我们俩却突然冷却了下来,不知道说什么好,其实哪怕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俩交流的话也并不算多。为了打破这种沉默,我让她给我分配个房间好睡觉。她盯着我问:“你是真傻啊还是怎么回事?” 说实话,我明白她什么意思。但以前的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去拒绝别人,所以我明知道上来可能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但我还是上来了,而且还和她有许多亲密的举动。我故意笑着说:“我本来就傻,今天都折腾一晚上了,明儿我真得上课去,早点睡吧!” 她无奈的看着我,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她从柜子里拿出一些铺盖,把另一个房间收拾好,我就过去睡觉了。进屋前看见她心情低落的在看电视,我心里还是多少有一丁点的过意不去。

可能白天玩的太累了,也可能睡觉的地方太舒服了,从小到大我第一次躺在那么软绵绵香喷喷的地方睡觉,所以睡的很香。第二天早上醒来,贺姐已经把饭做好,放在桌子上了,我想看手机几点了,却发现她给我发了一条短信,意思让我吃完饭走时把门带上就行了。我以为她早上有事先走了,可后来我知道实际情况不是这样的。她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

我不明所以的吃完早饭,从小区出来之后没走几步就回到了学校。连续昼伏夜出的生活,我的课程表早就不记得了,给同学发短信确认在哪里上课之后就直接赶过去了。那天,让我意想不到的是,我正趴在桌上胡思乱想,小苏却给我发短信,问我在哪儿。我有点吃惊的问他怎么想起我来了,我以为他找我有什么事。小苏说昨晚说要来找我玩的。当时我还以为他就随口一句话,没想到真会来,赶紧告诉他我在学校上课,随时过来都行。没过多久,小苏就按照我的短信找到了我们教室。他本来和我就仿佛年龄,所以他偷偷从后门溜进我们教室的时候,后边的同学以为是我别的专业的老乡。我问他:“你怎么过来的?挺快的呢!” “打车呗!一会就到了!” 小苏说的很轻松,可我很少舍得打车。他陪我听了一会课,然后觉得没意思,让我带他去学校转悠转悠。我只好又翘课,叮嘱同学点名的时候帮我答道,然后从后门溜了。

小苏的确很帅,我承认,我俩一起穿行在校园里,确实有女生偷看他。不过他自己却装清高,烟不离手。他问我:“昨晚上怎么样?” 我笑着回答:“什么怎么样?” “你就装吧!” 我尴尬的笑着说:“你以为我和你们一样!” 他却骂我:“你啊,是快了!早晚的事!” 他知道我不可能骗他,于是把自己的一些想法告诉了我。至于内容不说也罢,只不过在他的潜移默化中,我反倒觉得那些事情没我想象的那么糟糕,小苏这不过的也挺好的吗?不过他还是提醒我,要么就把持住,要么就别后悔。虽然他没上过大学,但社会经验明显比我高了不是一个档次,直到现在,我仍然记得他说的这句话,的确,无论做什么,要么就把持住,要么就别后悔,可我恰恰是TM又没把持住!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是和小苏一起在二餐吃的,用的我的饭卡。他不断说学校食堂的这种氛围真的很不错,饭菜还便宜。我骂他:“花了我两天的饭钱,还便宜个毛!” 然后小苏就说我小气。不知为什么,我和小苏特别合得来,真的是一见如故。当然了,小苏和我的爱好不一样,他不可能去图书馆看书,于是就问我学校还有什么好玩的。认识这些人之前,我哪儿知道什么叫玩,再说学校确实没什么好玩的。小苏注意到球场上有踢球的,于是问我会不会踢,我就挤兑他:“过你两个不成问题。” 小苏就说我吹牛B。好不容易兴趣爱好有个交集,我带小苏去了宿舍。一进门,小苏看见我们乱七八糟的寝室,直呼好亲切好亲切。我热情的把他介绍给我的舍友们,然后从衣柜里找出衣服,球鞋,两个人在宿舍中换好装备就去操场了。小苏踢的不错,当然了,直到现在我还认为,还是没我踢的好。如果他知道我这么说他,又好骂我了。两个人挥汗如雨了一下午,然后我去小超市买两瓶可乐,坐在宿舍楼下的台阶上侃大山,他说羡慕我在学校。我则说他这么帅气的男孩,踢球还这么好,如果在学校,一定很多女孩子追的,特别是踢球的时候,会有很多女球迷,所以建议他不要来,免得我多个情敌。小苏听我说完这个,搂住我开玩笑说:“还是你了解我啊!这才是我来找你的目的!”

小苏是个很爱干净的人,踢完球后说要洗澡,其实那个天气,我一般都是在公共卫生间里用凉水一点点冲的,一边冲还一边大喊大叫,因为水凉。男校友肯定都做过同样的事。我知道他肯定受不了这个罪,只好带上我仅有的香皂和毛巾,领他去学校的集体浴室,一个人三大元,一顿饭钱。脱衣服的时候,小苏不怀好意的调侃我,要和我比比,刚开始我不知道他要比什么,后来才知道他其实特无聊特闷骚,原来是要和我比尺寸。

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你们别这么天天耗着等行吗 我真的有压力
我只是想写写罢了 如果你们真的喜欢看 仅仅记得有这么回事就行
有空的时候上去看看
否则 真的很浪费时间和精力 不值得这么做 )


和小苏洗完澡吃完饭后,我打算上班去。小苏说打车送我,我说不用,他说他本来也是要打车回市里的,正好捎着我,我这才同意。

虽然仅仅一天没去上班,但我却觉得好像挺长了时间似的,老大看见我来了,问我昨晚到底怎么了,我只是说临时有事。我问他:“和小雨好了没有?” 他叹了口气,说:“还那样!” 我就劝他:“你也是!她本来就委屈的慌,你还骂她!” 老大现在已经冷静下来了,“哎,你以为我心里不难受吗?我不就说了她两句吗?再说,这样的事不是第一次了,过几天就好了!” 我只好把到嘴边的话又咽回去了。

那天晚上有客人点了皇家礼炮,我忽然想到了贺姐。想她晚上还会不会在门口等我,还和神经病似的开车拉我去海边转悠。和小苏折腾了一天,我居然暂时的忘了她,当然,小璐也忘了。一回到工作的地方,所有的一切又都想了起来,精力一点也集中不起来。

好不容易又熬到了下班,贺姐没来找我,有点意料之中也有点失落。我一个人慢慢的往家走,小宫追上了我,问我昨晚干嘛去了。那时我才体会到原来除了父母,还有这么多人关心我,贺姐、小苏、老大、小宫、甚至经理,等等。她脸上的手印已经看不出来了,可能已经好了,也可能化妆化的吧。我们匆匆说了几句话就分别,然后回到了住处。

那天老大、小雨、小武他们都在,自从我来到这儿,已经有好几天没像今天这样都凑齐人了。我们又和以前一样闹腾,小武还是那么能耍彪。老大还是那么没心没肺。唯一不同的是小雨,她的话少了,衣服多了,笑容也少了。

我和贺姐的事情都没有告诉他们,我不想让他们觉得我怎么样。其实我以前不怎么喝酒,有个小插曲说一下,小时候在农村,我爸晚上都是喝几盅的,那时我还特别小,可能刚学会走路那会。爸吃饭时,我总是歪歪扭扭的凑上去,我爸就逗我,拿根棍子给我抿点白酒喝。时间一长,每次他喝酒,我都主动过去,也学会了自己拿筷子抿酒喝,结果有一次喝多了。我敢保证,大家可能从来没看见小孩子喝醉过是什么样子,我妈说那时我本来就小,走路一晃一晃的,结果喝多了,走的更歪了,小脸通红通红的。打那之后,再也不让我靠近酒桌了。可能是小时候落下的后遗症吧,长大后我虽然不怎么喝酒,但是酒量还算不错。所以那天,他们几个喝多了睡着了时,就剩下我和老大还有小雨稍微清醒点,不过舌头应该捋不直了。之所以说我们还没多,是因为我判断自己喝多没有的重要依据就是是否记得昨天的事。那天我清楚的记得老大当着小雨的面和我说:“小雨和我好的这两年,我什么都没给过她。别的女孩可以戴大金链子,穿贵的衣服,和男朋友出去旅游,小雨只能从地摊上买些便宜货,假的。我这个男人做的真的很失败。” 说这些话的时候他根本当小雨不存在一样,我觉得他可能真喝多了,于是就大舌头的对他说:“没关系!等我有钱了,我给她买!” 老大笑着说:“你买个P!自己的学费都没着落呢!” 我看了看小雨,她低着头不说话,我想她心里应该不好受吧,不是觉得她比别人少了什么,更多的应该是一种感动。后来我知道还有别的一层原因。

老大还在乌拉乌拉的诉说着他这个男人的失败,我插不上嘴,他一停下来我俩就碰瓶然后喝酒。后来的事情我就不记得了,醒来之后我只是清醒的记得四个字“我给她买!”现在想想,我凭什么这么说!也就是老大直个直脑筋,也就是他把我当自己人,如果换成别人,早恼怒了,这根本是对别人不尊重!
第二天早上起来之后,头痛欲裂,晚上实在喝的太多。昏昏沉沉回到了学校,自从小璐那天冲我翻脸之后,我也不再惦记着去图书馆,不是我心眼小记恨她,而是我实在没信心,我猜不透她到底在想什么,最重要的是我感觉她对我没有多少好感。所以即便她晚上给我发短信道歉之后,我还是觉得心里有阴影,那时还没谈过恋爱的我真的很怕受挫,所以不敢再去自讨没趣。

这样一来,难得有一天没有任何其它心思专心致志的上课。自从小苏来找我玩了一天之后,他似乎爱上了我们学校。中午打电话说下午还要来找我玩,我就和他开玩笑说:“你可别来了!吃我的,穿我的,用我的!” 小苏不吃我这一套:“没关系,这次我自备衣服、口粮,把家给搬过去。” 原本我以为他也就是句玩笑话,可当我去东门口接他的时候,真的目瞪口呆,他居然真的背了一个大包。我说:“可真有你的!你该不会真想搬来和我住吧?宿舍没床位了!” 小苏笑着说:“瞧你吓得,我就是拿几件衣服过来,以后踢球什么的好换着穿。” “你还真不把我当外人!” 这样一来,小苏就真的把一小部分家当弄来了,他这个人本来就好说话,也爱和别人交朋友,所以我们宿舍的其他几个人都很喜欢他。以至于到后来小苏哪天要是没来, 他们几个就会主动问我,弄的我和他断背似的。其实我觉得最关键的是,这几个“狼心狗肺”的家伙,小苏每次来的时候都会买些吃的,甚至自己的那些衣服都借给他们几个泡妞用。所以,没过多久,小苏就和他们打成一片。更气人的是,晚上我上班不回去,有时候他居然干脆不走,雀占鸠巢,就睡我床上,和大家一起卧谈,吹牛B。弄的我和一个外人似的。每当我第二天早上回去,他倒好,也不用去上课,闷着头照样呼呼大睡。

那一阵子,我们过的特别开心,贺姐也再也没有来找过我,甚至短信也没有给我发过一个。有时候在小操场踢球,我会不经意的看着对面的小区发呆,心想她是不是此时也站在窗前看球场上这些人中有没有那个她熟悉的身影。小苏总会打断我,问我发什么呆。我想,贺姐肯定把我忘了吧。因为我根本不是她要找的那个人。

小苏从来不会主动和我谈他和他那个女人之间的事,当然,他也再没有过问我和贺姐之间的事,我们俩像兄弟一样一起吃饭,一起踢球,甚至一起上课。他是唯一用过我毛巾的一个男人,呵呵,我没有取向的问题,只是觉得我们就差一个娘胎生的了。

酒吧的工作我还照样做着,老大、小雨他们也还是那样。

渐渐地,我去酒吧已经一个月多一点了。那天下班后,老大叫住我,问我还有没有钱,我说有,老大说借他点儿。因为我知道虽然他不款头,但是和小武不一样,他从来不赌,借钱一定是遇到什么难事了,就问他怎么了,老大说小雨怀孕了,要去打掉。当时,我听了之后很震惊,因为虽然堕胎在当今这个社会已经不算什么稀奇事,但还真是第一次发生在我身边的人身上。我天真的问他:“为什么不结婚,先把孩子生下来。”这些话足矣说明我有多彪。老大惨淡的说:“小雨家人根本不同意我俩交往,再说我们也没能力结婚。” 我劝他什么都可以慢慢来。可接下来他说的一句话让我很是吃惊,我没想到这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他说:“孩子是不是我的还不清楚。”我几乎不相信的盯着老大,确认他没喝多之后,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老大还说:“上次吵架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不然我不会对小雨发那么大火。小雨在外面受别人欺负难免的,我告诉过她,万不得已无论如何要做好措施。”我真不明白老大到底怎么想的,原来小雨在外面受欺负,他竟然一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知道这个真相之后,我真想甩他一耳光。真没见过这样的男人!我当时气的真不知道说什么好。第二天我就取了1000块钱给他,那里面有我的生活费,有我这一个多月来的工资。尽管我很生他的气,但没办法,为了不让小雨太遭罪,我建议他带小雨去毓璜顶或者烟台山去。

可让我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是,老大,这个我一直信赖的人,这个一直对我不错的人,他居然甩下小雨一个人走了!只留个我一个短信!直到今天,我也再没见过他。当初,我恨不得弄死他,现在时间渐渐过去了,不知道为什么,那种恨已经慢慢被消磨掉,我回忆的更多的是我们下班后在一起喝酒、吹牛B,还有第一次见面的场景,我想说的是,老大,如果我还能见到你,我真的会狠狠地,狠狠地打你这畜生一耳光,然后紧紧的给你一个拥抱!

真的就像演电影一样,这一切都TM没有任何预兆,操蛋的发生了!
老大就这么不声不响悄悄的走了,原来他早做好了打算,甚至那几天的工资他都没要,只留给我一条短信:“兄弟,我走了,希望你别记恨我。小雨慢慢的就会把我忘了的。趁着她年轻,我不能再耽误她了,希望这段时间你好好照顾她,我会好好的记住你这份情谊的。” 这些话就像电视剧台词一样没有任何营养,可我真的感到很无助。老大,其实你不明白,小雨,她不会要求你太多,只希望你好好疼她,要不然她不会一直和你吃苦,同样,你也不明白,有钱了过的好了也并不一定能幸福快乐。生活中往往是那些贫穷拮据的小快乐才能维系到最后。同样,我也不需要你记住我这份情,我一个人抗不了。



我的钱已经大部分都“借”给老大了,银行卡里已经所剩无几。小雨在最初的那几天,情绪很低落,总是一个人偷偷的抹眼泪。小武他们毕竟也没有什么太好的经济来源,工资还总拿去赌,好像小雨的事情和他们也没有多大关系似的。我除了在一边偶尔劝她之外,剩下的时间就是看她一个人在那伤心。我找不出更好听的话来安慰她,也不知道去做些什么,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能让她一个人。那时我总天真的以为女孩在这时候会想不开,很多书上都是这么写的。



我看着小雨这样,心里很不舒服,很心疼。可是在关于这件事上,说实话,我心里很矛盾,我和老大关系再好,也不是那么回事。本来,我脸皮就不是很厚,我想象不到自己和小雨两个人去堕胎会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我,多少只手在我们背后指指点点。这种无形的压力真的很大。可这也算是人命关天的大事,自己的那些想法,想想根本不值得一提。思前想后,我把卡里的钱全部取了出来,可我没干过这样的事情,具体花多少钱也不知道,只好想从小苏那借点,小苏接了电话之后说自己也没有多少,他也是有多少花多少,几乎每个月都光光的,不过他还是给我送来了一千块钱。小苏问我怎么回事,我想了想,还是没告诉他,他也没再多问,只是交代我,他这钱不着急还。



当我把钱凑了差不多之后,就去找小雨商量。小雨像没有了魂一样,目光呆滞。我鼓了好几次勇气,想对她说把孩子打掉吧,可看着她那样儿,每次话到嘴边,都生生的咽了回去。小雨可能看出来今天我不是来陪她发呆的,就面无表情的问我:“你是不是也想说,你有事以后就不来了!” 我回答她不是。她说:“你肯定有什么要说的,没关系,我没什么的。” 想想早晚的事,长痛不如短痛,坏人嘛,我来做算了,于是就和她说:“小雨,要不把孩子打了吧!” 出乎我意料的是,她居然没有任何反对的意见,只是淡淡的说:“好。” 小雨的意思是去找个正规点的小诊所流了算了,本来怀孕也没多久。我知道她是怕花钱,为了她的健康,我坚持要和她去毓璜顶,最后她拗不过我只好同意了。我和小雨商量好日子之后,就安慰了她一会然后回学校去了。因为我们学校不属于重点大学,所以y1ng yu四级考试安排在大二下学期,那天中午我想去图书馆把自己的根据地转移了,然后好好突击一下y1ng yu,尽管有一定老底儿,但总不能太过放松。再者,我想,可能之前我想的太简单,小璐或许根本对我没有什么好感,与其依旧天天做最熟悉的陌生人,还不如换个安静的地方。可当我回到图书馆,看到我座位上的课本时,却彻底傻眼了,里面竟然夹着好多小纸条,看字体和内容都是小璐留给我的,我数了数,每天一张,上面只写着日期,还有:今天你又没来上自习。看到这些,我说不出来的感觉,心里也没法再平静下来。可能小璐还在认为,对于她的道歉,我没有接受。其实,我压根就没有怪过他,只不过是自己当了懦夫,想逃避罢了。想了想,我还是没有把东西收走,走之前又给小璐留了个纸条,上面写着日期,还有几个字:今天我来了。



去打胎的那天,我和小雨特意打扮的显得老成一些。但是我仍然很紧张,虽然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但我潜意识里还是认为这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所以一直不太敢抬头。小雨也好不到哪儿去,她毕竟也是一个女孩儿。在我和她就要走进医院的时候,小雨期盼的眼神看着我说:“你能不能牵着我的手?这样能显得我们亲近点。” 我轻轻的握住了小雨的手,竟然冰凉冰凉的,而且手心全是汗,我想小雨当时一定很害怕。我不由得握紧了小雨的手。走进医院的那一瞬间,我清楚的看见,小雨在自己的肚子上抚摸了一圈,真的像一个怀胎几月的母亲一样。看在眼里,我不由得鼻子一酸,这是一个小生命啊!妈妈身上的肉!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他一定会有一个幸福的家,有最爱自己的爸爸妈妈,可是他还没有出生,却要先面对死亡。我想,小雨打心底里想做一个合格的妈妈,她不舍得......我也只能在心底安慰自己,孩子,你别怪你妈。
可老天似乎故意要折磨我们两个一样。我和小雨在医院里东跑西问,从挂号一直到门诊,还有一些常规检查,我们忙的焦头烂额,我头一次感到在医院看病是那么麻烦,而且并不像之前我想的那样,因为大家根本没有人注意我们,当然也不会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了。确定怀孕了之后,医生却告诉我们,现在还不适合打胎,说是还得再过10来天,那才是打胎的最好时期。我不明所以的问医生:“不是越早越好吗?” 医生笑着对我说:“小伙子,你按照我说的做就是了,年轻轻的,以后注意点!”

  
  • 扫一扫用手机访问

本文由网络整理 ©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
痴娇丽
下一篇
【绿头巾】(第一卷第一章至第3卷第53章)作者:exchangewife{20140506更新}

评论

共 0 条评论